为职业本科正名只是第一步


发布时间:2021-12-10 浏览量: 信息来源: 《南方日报》2021年12月10日04版

从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,到规定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10%目标任务,我国职业本科教育经过多年探索实践之后再出新举:12月8日,教育部发文明确提出,职业本科与普通本科的学士学位证书在效用方面价值等同,“在就业、考研、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的效力”。

完善职业本科学士学位制度,形成了职业本科教育终端闭环。此前,“职教20条”确立了职业教育的类型地位,职教高考制度把中等职业教育、职业专科教育、职业本科教育衔接起来,完善教育本科专业目录设置和学士学位授权工作管理办法等,进一步贯通了职业教育链。一系列政策组合拳,有利于打破职业教育止步专科层次的“天花板”,是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举措,为更多职校学生打开了上升通道。

人们的忧虑主要在于,用人单位对职业本科学士学位证书的认可度是否会如政策所说“价值等同”?至少,在当下被视为“宇宙尽头”的考公领域,教育部门对职业本科学士表示了明确认可,为政策“落地”减少了障碍,这是个重大利好。发展职业教育的初衷是为了缓解结构性就业矛盾——部分劳动者知识技能不能适应现代产业发展变化,高等教育人群规模不断扩大,但教育培训模式、专业设置可能与市场需求不契合,出现高学历、低技能的结构性矛盾。换言之,着力培养“高水平、高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”的职业本科教育更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,更具有就业竞争力。

当然,前提是培养出来的是高水平、高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。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表示,我国技能人才求人倍率长期保持在1.5倍以上,高技能人才甚至要达到2倍以上,这恰恰印证了职业本科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性及竞争力。教育部相关人士曾透露,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在95%以上,高职毕业生就业率很快将超过90%。职校学生的就业率和前景其实都不差,完善学士学位制度,支撑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,更能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。

关于办学质量,人们对职业教育投入的担忧不无道理。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,职业教育办学成本是普通教育的3倍左右。我国职业教育底子较薄,与普通教育相比还有差距。当前,我国职业本科教育正处于关键起步阶段,实现高起点、高标准、高质量建设和有序、健康发展,具有重要示范意义。强化职业教育类型特色,形成紧密对接产业链、创新链的专业体系,必将促进职业教育迸发出更强劲的生机活力,培养出更多人才,适应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。

(维 辰)

Baidu
sogou